S5A01337.JPG

蒐集資料時,意外發現有人極力推薦漢堡。

「漢堡沒有城堡,也沒有浪漫的古城窄巷讓你漫步,

漢堡如同其他德國城市一樣,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時被轟炸得七零八落,

再加上十九世紀的一場大火,漢堡市貌變得體無完膚。

浴火重生後的漢堡並不像其他歐洲城市急於回復往日的舊貌,

它們決定向前看,

於是十九世紀末百花齊放的建築風格便構成今日的漢堡市景。」

S5A01162.JPG

S5A01165.JPG

S5A01178.JPG

S5A01179.JPG

這天我們要去尋找的是Krameramtsstuben

漢堡最古老的雜貨店。

S5A01180.JPG

Krameramtsstuben是位於Krayenkamp的歷史建築,

位於德國漢堡新城區的聖米迦勒教堂附近。

以前是雜貨店協會成員寡婦的住所,

建於1620年至1700年的木結構建築構成了17世紀末期漢堡的封閉式庭院。

維基百科

S5A01181.JPG

0331-1.jpg

上圖  // 載自網路

S5A01182.JPG

1676年,富有聲望的雜貨商協會

(克拉默拉姆;成立於1375年,旨在為商人提供行會般的保護),

購買了土地並為死者的寡婦建造了20間公寓,直到1968年,

狹窄小巷的一排排房屋與老人住宅一樣。除了免租公寓外,

寡婦還得到了燃料和適度的退休金。

S5A01195.JPG

Krameramtsstuben是漢堡市中心僅存的最古老的住宅建築。

它們具有懸挑的地板和裝飾性的防滑釘,於1620年左右建造。

S5A01199.JPG

其中有一間房子開放參觀,1個人2.5歐元的門票並不便宜,

基於好奇還是付了錢走上狹窄的樓梯到2樓參觀。

S5A01207.JPG

S5A01206.JPG

房間內展示當年的擺設和生活用品及空間配置。

房間當然不大,床也很小。

S5A01209.JPG

S5A01213.JPG

S5A01217.JPG

S5A01215.JPG

房間裡的一張掛畫,正是當年的巷弄風情。

S5A01220.JPG

似乎蠻多人對這個舊雜貨店區很有興趣,歐美遊客絡繹不絕。

S5A01223.JPG

1933年,政府對這些建築物進行了保存令,

使它們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的轟炸中倖存下來,才沒有受到重大破壞。

並且在1972年到1974年,進行了一項耗資160萬美元的翻新工作。

S5A01228.JPG

離開後我們來到聖米迦勒教堂,其實算是路過

發現很多歐美遊客在這裡下遊覽車然後魚貫走上教堂

IMG_6117.JPG

 聖米迦勒教堂132米高覆蓋銅的巴洛克尖頂是漢堡天際線的顯著標誌,

也是船隻駛進易北河首先看到的標誌。

今天的教堂建築已經是在這個地點的第三座教堂。 維基百科

S5A01176.JPG

看了20多年的歐洲教堂,確實膩了,加上不是教徒

所以我的眼睛全被前方不遠處的一棵爆開的粉色櫻花所吸引,

女兒則去拍她有興趣的教堂外觀及雕像

IMG_6123.JPG

漢堡聖米迦勒教堂是德國城市漢堡最著名的一座教堂,

該市的主要地標,以天使長米迦勒命名。

在教堂正門上方,是表現米迦勒戰勝魔鬼的大型青銅雕塑。

S5A01242.JPG

S5A01245.JPG

想要看更多櫻花畫面請點閱

※此行非為尋櫻,櫻花卻撲面迎來-在柏林與漢堡巧遇的櫻花

IMG_6130.JPG

S5A01291.JPG

S5A01293.JPG

S5A01294.JPG

路上又看見讓人驚嘆的紅磚建築

S5A01296.JPG

S5A01297.JPG

漢堡都市更新並沒有完全拋棄古老的的紅磚建材,

反而運用現代科技及技術把紅磚建築蓋得美輪美奐,

讓建築本身就是藝術品。

S5A01302.JPG

S5A01309.JPG

路過..遇見的美麗倒影

拱橋的倒影讓我憶起參加大陸攝影團

為了拍拱橋倒影成圓形還真是舟車勞頓耗時等候

S5A01314.JPG

像一艘船的智利大樓在望

S5A01320.JPG

前往智利大樓時我的兩隻腳已經在抗議幾乎是拖著走,

景點雖然彼此距離並不遠卻也走了很多路

S5A01321.JPG

但是看到這些奇特的雕像時精神又振奮起來

S5A01322.JPG

漢堡市區最矚目的建築群是建於1920年的舊商務辦公區(Kontorhausviertel)

由施普林肯庭院(Sprinkenhof),梅斯貝格庭院(Messberghof)

和智利大廈(Chilehaus)組成。

整個辦公區的概念在十九世紀末由美國傳到德國,

有別於過去一間企業一間辦公大樓,

Kontorhaus可以自由租出給許多不同公司的辦公大樓,

而且是首個將辦公空間與倉儲空間分開,專門給白領上班族的「辦公大樓」。

1983年以來,整個辦公區變成文物保護區。

S5A01323.JPG

S5A01324.JPG

S5A01329.JPG

智利大樓是一座1920年代磚塊表現主義建築的代表性作品,

設計者是弗里德里希·霍格。

大樓修建於1922年至1924年之間。智利大樓為鋼筋混凝土結構,

修建時使用了480萬塊磚頭。

因委託建設這座大樓的業主通過與智利進行貿易獲得大量財富,

因此得名智利大樓。 維基百科

S5A01337.JPG

智利大樓(Chilehaus)稱得上是漢堡市史上貿易大樓的典範。

大樓占地面積約6000平方米,共十層,

大樓用接近500萬塊深色的奧爾登堡磚堆砌建成,

建築使用的紅磚不單只代表德國的紅磚建築的再次興旺,

也體現出了設計師的良苦用心。

IMG_6157.JPG

S5A01342.JPG

大樓外觀整體為紅褐色,參差交錯的陽臺,就像船上的甲板;

而曲線型的牆,也與船首的形狀相吻合。

建築特色是鋒利的三角形外牆設計,這樣的設計令不少遊客大為讚嘆。

S5A01344.JPG

S5A01349.JPG

這棟建築物是二十世紀初現代主義時期的表現主義風格作品,

剛好位於不規則的建築基地,遇到不好處理的路邊三角畸零地,

就要看當時建築師是怎麼處理這樣的地基條件設計。

S5A01347.JPG

S5A01351.JPG

抵達智利大樓時,我們已是既冷又餓,

幸好在對面就有一家素食餐廳,

我們先繞著大樓邊拍邊走到銳角這一端。

進餐廳吃飽身子暖了我又趁空出來拍

S5A01356.JPG

S5A01357.JPG

S5A01363.JPG

頂層的誇張角度,令人驚訝的銳角線條,超乎新古典建築的語彙,

整體感覺出是創新的手法。

S5A01364.JPG

很喜歡這些綠色欄杆所營造的氛圍,

抬頭望著..著迷般地猛按快門,

有那麼一瞬間恍惚自己就在郵輪頂樓甲板倚著欄杆…

S5A01370.JPG

傳統紅磚卻搭配著排列整齊的白色窗楞,

再點綴著幾排傳統建築的拱形窗,白色與深紅磚牆的顏色對比,

近似對稱的建築結構,卻在屋頂及畸零地街角的不對稱收尾

S5A01374.JPG

磚牆也用心加了磚雕裝飾

S5A01376.JPG

不過,遊客普遍最為喜歡的是在大樓的東面欣賞大樓,

在這裏可以看到該建築最美的一面,

S5A01385.JPG

S5A01388.JPG

對面的大樓也很精彩

S5A01395.JPG

S5A01396.JPG

S5A01401.JPG

只帶小相機出國,抓不到樓頂的怪獸。

S5A01426.JPG

智利大樓目前正試圖爭取成為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世界文化遺產。

喜歡看建築的朋友到了漢堡一定不能錯過此宏偉的建築物。

S5A01430.JPG

吃飽了又有體力了

依然走路回飯店路過的 漢堡中央圖書館

被這兩個高個子所吸引...

IMG_6163.PNG

GOOGLE 搜尋才知這裏是  中央圖書館

S5A01433.JPG

斯蒂芬·巴爾肯霍爾(Stephan Balkenhol)的青銅雕塑丈夫與妻子

站立在中央圖書館前

0406-1.jpeg

德國藝術家史蒂芬·巴爾肯霍爾是當今最出色的雕塑家之一。

他的靈感產始於上世紀70年代主導藝術界的極簡主義和觀念主義,

並懷抱獨樹一幟的夢想——將人物形象再次引入當代雕塑藝術中。

史蒂芬·巴爾肯霍爾的作品由單體木料雕刻而成,並置於底座上,

每件都體現著他對材料原始而自然的處理。

 刻痕、裂紋和碎片使這些人物顯得栩栩如生。

 此外,這些作品簡約而高效的色調及顏色搭配也令人印象深刻。

S5A01438.JPG

1982年,巴爾肯霍爾就讀於漢堡美術學院,

並於1992年起擔任卡爾斯魯厄國立美術學院的教授。

0406-5.jpg

他的作品經常在國際展覽中展出,並被納入眾多收藏機構,

如威尼斯佩姬·古根漢美術館、柏林國立博物館、漢堡藝術館、

法蘭克福現代藝術博物館和芝加哥藝術學院。

S5A01437.JPG

回想去年此時人就在德國柏林 + 漢堡旅遊

今年此時理應在比利時14天的自助旅遊,

卻因為武漢肺炎疫情嚴峻,不僅搭機感染風險高,

也考慮到排華現象甚至當地突然關閉諸如博物館美術館餐廳等…

只得在3月初趕快取消行程

取消後幾天阿聯酋航空也宣布停飛台北-杜拜,

比利時確診人數由個位數逐日竄升到上萬

慶幸取消得早不必每天七上八下的煎熬,

確實…

「有些事情不必急著現在做…」

現在也只能祈禱疫情早日緩和,罹病的人早日康復…

更希望好友們身體健康…

2020 . 04 .08

 

    Allis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