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8200625.JPG

20151月,因為《查理周刊》恐襲事件,

全世界的關注焦點落在法國巴黎。

短短一個星期後,21世紀法國最受矚目的音樂廳巴黎愛樂大廳揭幕,

由愛沙尼亞指揮家帕沃·雅爾維指揮巴黎交響樂團演出

加布里埃爾·福雷的《安魂曲》,向逝者致敬。

P8200619.JPG

揭幕音樂會觀眾囊括了幾乎所有在巴黎的政要、文藝界名人,

唯獨一人缺席,這就是音樂廳的設計師讓·努維爾。

巴黎愛樂廳建築師努維爾.jpg

他對缺席原因的解讀也充滿「抵抗」的意味:

這只是半成品,它的建築與技術要求均未達標,聲學測試尚未進行。

「建築師成了犧牲品,細節被蓄意破壞」,努維爾的憤怒溢於言表。

IMG_4580.JPG

由無數鋁合金馬賽克組成的外牆在坡度平緩的山坡山慢慢展開、包裹,

天空的顏色映照在鏡面外牆之上,有種邊際模糊的視覺;

IMG_4562.JPG

IMG_4563.JPG

作為曾經設計過琉森國際文化與會議中心、哥本哈根音樂廳、

里昂歌劇院的建築大師,讓·努維爾是巴黎愛樂大廳設計師最適合的人選。

然而,愛樂大廳建造過程經歷兩次延期開放,三次預算超支,

從最初1.7億歐元上升至最後3.86億歐元。

P8200631.JPG

我們在2016820日來到巴黎愛樂廳。

因為預約的導覽時間在下午,老師先帶大家到集合地點後解散,

各自找中餐去。

P8200630.JPG

究竟分享「2016年8月威尼斯建築雙年展暨義法建築參訪」文章時,

為何獨漏了這座由著名法國建築師Jean Nouvel的巴黎愛樂廳,

原因我也想不出個所以然?

究竟是因為不喜歡它像是從科幻電影跳出來,

乍看是某種礦物小山,有點醜陋的外型?

或是不願再堆砌這種只有名流士紳、權貴才能進入的場所?

所以被我故意忽略?

P8200634.JPG

P8200639.JPG

緣起:

日前在整理衛武營藝術文化中心文章時,

心理盤點著究竟這幾年追建築自己去看了幾座音樂廳(不是炫耀喔),

腦中滑出了南京青奧以及巴黎愛樂廳華麗的音樂廳內部畫面,

才發現部落格裡沒有巴黎愛樂廳的文章!

回想當初進入音樂廳時的悸動和讚嘆,

趕快撈出來分享給大家。

P8200645.JPG

P8200643.JPG

外牆上抽象的鳥形馬賽克圖案

P8200646.JPG

P8200650.JPG

P8200649.JPG

音樂廳旁的紅色建築很搶眼

P8200640.JPG

在附近簡單吃過中餐,我和女兒再度走進公園,

拍拍附近的房子,最主要還是繞著音樂廳鐵灰色建築走一圈,

探索建築周邊的風景…

P8200651.JPG

P8200653.JPG

所以,照片有點多甚至有部分畫面重複

P8200664.JPG

作為公園的一部分,音樂廳外牆設置的上升步道可以到達音樂廳37米處,

遊克完全可以將音樂廳作為公園觀景台的一部分。

P8200670.JPG

不喜歡這裡所做的突出彎曲面,

像是某種猛獸突出的眼珠子般很可怕!

P8200662.JPG

愛樂廳位於巴黎市的最外圈,

拉維雷特公園(Parc de la Villette)的基地內。

P8200655.JPG

P8200680.JPG

P8200671.JPG

P8200686.JPG

大廳另一個角落 供遊客坐下來休息及等待

P8200682.JPG

P8200674.JPG

不過鋁合金馬賽克鏡面似的外牆   在陽光下閃閃發亮 

並且映射出藍天白雲和公園綠樹 

IMG_4588.JPG

P8200684.JPG

P8200699.JPG

音樂廳就在拉維雷特公園(Parc de la Villette)內,

中午時分很多上班族路過。

P8200689.JPG

在巴黎愛樂廳落成之前,

拉維雷特公園裡面已經有歐洲最大的科學博物館,科學音樂城,

和著名的巴黎國立高等音樂舞蹈學院…

P8200702.JPG

P8200701.JPG

P8200696.JPG

數大即是美?無數的金屬薄片垂下來看起來雖然華麗,

家庭主婦眼光如豆,馬上想到的是如何清潔?

P8200703.JPG

P8200694.JPG

P8200706.JPG

導覽員說明參觀注意事項

P8200715.JPG

出發囉!

P8200708.JPG

閃亮閃亮   華麗感十足

P8200713.JPG

P8200716.JPG

P8200719.JPG

細部特寫  看起來是木板壓鑄裁出花樣

P8200724.JPG

P8200722.JPG

座椅可以收起的表演廳  導覽 之一

P8200729.JPG

可以俯瞰整座公園的六樓露臺     導覽之二

P8200737.JPG

!終於要揭開音樂廳華麗的內幕了。

P8200739.JPG

黑格爾說:

音樂是流動的建築,建築是凝固的音樂

P8200738.JPG

哇!…讚嘆聲此起彼落…

P8200743.JPG

P8200744.JPG

P8200745.JPG

外行人看熱鬧的我只當這些飄浮的曲線板很美,

爬文才知道它是用來做聲波反射。

P8200746.JPG

作為功能性的建築,巴黎愛樂大廳當然不止美觀。

努維爾請到極富盛名的紐西蘭聲學設計大師哈羅爾德·馬歇爾爵士、

日本聲學大師豐田泰久所在的永田音響設計公司參與聲學設計。

其呈現的效果與傳統鞋盒音樂廳和新派的山谷梯田廳都有差異。

P8200740.JPG

在聲學特點上,設計師通過大膽的懸臂式外伸的露台和「浮雲」吊頂,

試圖再現鞋盒音樂廳強有力的側向反射和豐盈的包圍感,

同時又不失山谷梯田廳充沛的空間感。

P8200749.JPG

巴黎愛樂演出大廳有2400個座位,

必要時可以臨時擴充到容納3650人。

但出席過音樂會的觀眾都會有一種和台上音樂家異乎尋常的親近感,

這種感覺除了來自於燈光的設計的影響,

也在於設計師巧妙地拉近每個座位和舞台的距離。

事實上,音樂廳最遠端的座位離舞台僅有32米,一般是40-50公尺。

P8200757.JPG

「透過如同帷幕般層層展開光影效果和音樂的發生,

觀眾會感覺到慢慢被靜止於空間之中,

這種靜止會產生一種在音樂和燈光中的沉浸感。」

努維爾這樣形容自己的作品。

P8200755.JPG

很高興有參加曾為建築系教授的王增榮老師帶隊的建築參訪團,

經過特別申請才有機會進到音樂廳內部參觀。

一般的音樂廳導覽通常是不包括音樂廳裡面。

P8200748.JPG

我就像劉姥姥進大觀園一樣興奮與悸動

P8200753.JPG

也不停的走來走去按快門

每個角度的不同視角都要留下影像般

拍了不少照片

P8200760.JPG

P8200759.JPG

線條優美的座位區前緣  彷彿是懸掛般的飄浮感

P8200761.JPG

P8200764.JPG

心滿意足地下樓離開

 

 

    Allis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