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完電影走出來只感覺這是一部好悶的片子

沒有期待中蛋糕師灑下麵粉的唯美畫面

沒有可口漂亮的蛋糕特寫

甚至男主角的話特少卻又悶騷到不行

我開始思考它是憑甚麼獲得70多個影展的邀展

0620-1.jpg

原是著名廚師的葛雷澤推出首部劇情長片

《我的蛋糕師情人The Cakemaker

在歐洲重要的卡羅維瓦利影展首映,

獲得全場觀眾起立鼓掌超過10分鐘,更一舉奪下評審團獎,

該片目前已入選全球70餘個國際影展,

在以色列上映時更狂吸13萬觀影人次,

好萊塢片商也爭相而來買下電影翻拍版權,

讓他從名廚搖身一變成國際名導。

0620-2.jpg

但是慢慢吟味終於漸漸明朗起來

尤其電影結束時

湯瑪斯關了燈走出 KREDENZ CAFE打開停在店門口的腳踏車的鎖

然後騎往與安娜相反的方向

湯瑪斯沒有看到遠從耶路撒冷來到柏林的安娜,

安娜也沒有叫住湯瑪斯

他快速往前騎去

的確也是,耶路撒冷已經沒有他容身的空間,

唯一能做的是努力向前。

沒有既定的結尾卻充滿各種可能。

電影的結束畫面湯瑪斯推門而出

更是微妙的呼應了電影一開場歐倫推門而入的畫面

一個入一個出巧妙自在不言中

0620-10.jpg

我的蛋糕師情人The Cakemaker

描述柏林的年輕蛋糕師傅湯瑪斯以及

從耶路撒冷定期來柏林出差的帥氣熟男歐倫,

兩人因黑森林蛋糕結緣,並成為一對戀人

歐倫在家鄉有妻小,只有每月到柏林出差時才能與他相聚。

有一天歐倫離開前忘了帶走鑰匙自此歐倫不再出現,打手機也沒有接聽,

焦急的湯瑪斯最後得知歐倫在家鄉意外身亡

0620-11.jpg

他來到歐倫的家鄉耶路撒冷,並隱瞞身份、

留在男友遺孀安娜開的咖啡廳打工,

0620-6.jpg

為了讓心愛的情人的兒子依泰開心為他做了餅乾

沒想到他做的糕點大受顧客歡迎,

讓小店一舉成為遠近馳名的名店,

0620-7.jpg

美味蛋糕不僅撫平了湯瑪斯與安娜的悲傷,兩人的心也越來越靠近,

直到安娜發現湯瑪斯的真實身份

安娜為什麼來到柏林

丟下兒子依泰關掉咖啡店從處處受限的耶路撒冷

一路迢迢來到柏林是為了勇敢追愛

抑或是想看看同樣開了咖啡館,為什麼她卻留不住老公歐倫?

是甚麼讓老公著迷到甚至想離開妻兒到柏林與

外遇情人長相廝守

0620-18.jpg

那個與之數度激情之後

才漸漸從字條筆跡餅乾盒和歐倫的手機留言中發現這個從柏林來

闖入她的生活的年輕人竟是老公生前的外遇情人

那麼複雜的情緒她沒有大聲張揚

沒有痛哭流涕的畫面,沒有發飆,

蛋糕店依然尋常日子般繼續賣著湯瑪斯留下食譜的蛋糕和餅乾

安娜的小叔莫提卻突然送來一張機票和幾百元工資

要湯瑪斯「搭4個小時後的班機」離開耶路撒冷,

從此不准再踏進這個國家

0620-16.jpg

湯瑪斯回想來到耶路撒冷之後從害怕處處受限到堅定

到此刻的絕望,累積的委屈漸漸爆發出崩潰與哭泣

壓抑的畫面成為片尾的高潮戲。

男主角-提姆卡爾克霍夫(Tim Kalkhof)的表現

只能以絲絲入扣四字來形容

********************************

導演在刻劃男同志和女性的愛慾、妒忌等種種複雜情緒時,

敏感又細膩。

湯瑪斯守候的是一個月才見面一次的同性戀情

時間與距離無疑會讓感情加溫

渴望更多相聚與親密同時也害怕失去

0620-20.jpg

湯瑪斯和愛人Oren做愛時,

湯瑪斯最愛問歐倫:「你上次和你太太做愛是何時?你對她做了什麼?」

這些對話不只在片中出現一次,

大家也知道

當人嫉妒或憤恨時,往往會意外變成愛的助性劑。

湯瑪斯總喜歡這樣問著、聽著,漸漸地呼吸急促、

激發了怒意,亦牽動了情慾。

0620-14.jpg

如今的社會對同性戀已經沒甚麼異樣眼光

這部電影描述同性戀與異性戀一樣會忌妒會焦急會相思

會想要長相廝守

感情描寫得很細膩,透過相處時的談話表情以及肢體語言

尤其讓我驚嘆的是歐倫與湯瑪斯激情的畫面拍得很美

很浪漫,纏綿時體態之美比之女體毫不遜色。

0620-12.jpg

*******************

場景的設定也很厲害空間越小張力越強

0620-4.jpg

安娜對湯瑪斯日漸好感,

小小的廚房角落由一吻引爆的激情不是一觸即發而是

慢慢釀造出情緒

0620-5.jpg

畢竟湯瑪斯並不確定安娜的心意,尤其兩人曾是情敵關係

但又好久不曾肌膚之親自從歐倫車禍喪生以來

*************************************

一個月才見一次面,湯瑪斯處在「被動」「等候」的一方,

不管是望著窗外歐倫拉著行李箱離去的身影

或是溫存完事猶未著衣看著歐倫穿戴整齊要離開,

下次見面又是一個月後的充滿不確定感

和無法掌握的惆悵;

0620-17.jpg

這樣的處境不也是在耶路撒冷的安娜的處境?

一個是老婆一個是情人,兩個人愛著同一個男人,

兩個人都一樣處在被動方。

 

另一讓人玩味的戲,則是歐倫母親的出現,

打扮優雅華貴的Oren母親藉著買完菜故意繞道安娜的咖啡館

她清楚安娜一定會開車載她回家並順道邀湯瑪斯上車

到家前提出要湯瑪斯幫她提菜進到屋子看似順理成章的要求

放好菜的湯瑪斯一臉愣愣的,

0620-15.jpg

歐倫的媽媽突然一問:「你想看看他(Oren)的房間嗎?」

湯瑪斯看著她好一會兒,心臟大概快跳出來了吧

不過既然媽媽都知道了

就去看看吧這不正是他遠來耶路撒冷想要再聞一聞情人的味道

了解情人生活的城市還有他的家庭的目的嗎

Oren的母親摸了摸湯瑪斯的臉頰,

不須多言就足以讓觀者內心不停翻攪著

0620-19.jpg

此段及全片的剪輯敘事手法都俐落簡明,毫無贅言

卻不時來個神來之筆,讓觀者愀心不已。

0620-8.jpg

 電影以「黑森林蛋糕」同時擁有的酸、甜滋味及多層次性,

來隱喻片中的情感關係感覺蠻貼切

走出影廳我下樓走進咖啡館點了一杯咖啡還有一片黑森林蛋糕。

 

 

 

 

    Allis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