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店風情  

在那天早上之前,我一直認為小W可以再撐好幾個月。

 

那是一個陽光灑滿大地,秋高氣爽晴朗的好日子,

我懷著興奮的心情,手裡緊握著前一天傍晚剛寄到的皈依證書,

8點不到就直奔41護理站,W的名牌已被抽走,

我以為他只是換了病房,遍尋不著後問護士,

才知W前一天晚上走了。

         

像憑空被打了一記悶棍,我楞在那兒久久不能自已;

護士應我的要求遞過來他的一疊厚厚的病歷,

鮮紅的註記載明了W從前一天上午10點嘴角開始滲血,

3 –4袋的鮮血經過針筒打進W的身體,不久全又吐了出來。

晚上W的媽媽簽字放棄急救或任何進一步的處理,

夠了十年來W受了太多的苦,

不斷萎縮的身體擠壓著體內的五臟六腑,

由手和腳開始,身體已不屬於他,甚至於連轉個頭都困難…….

11點多,W走了。

怎麼會這樣?他還在等我手中這張皈依證書啊!

它來得太遲了嗎?

 

抄了W家的地址,一路走回活動室,

不斷的問:上天怎麼可以開我這麼大的玩笑?

幾個月來,我遍尋協助,沒有師父願意到醫院為W皈依,

後來不得不抱著一試,寫信要求遠在南部的上師為W書信皈依,

他怎能不等我,才幾個小時而已啊!

 

二個多月前,

護士因為小W拔胃管、呼吸管,經常吵鬧,拒絕治療,

要我去看看他,「和他談談」

 

已經20歲的小W,瘦瘦小小的身軀躺在床上像10歲的小孩,

身體萎縮,胸部因骨頭彎曲嚴重向後背擠壓,

脖子也弓起彎曲成半圓形,頭不能隨意轉動,

全身上下若不小心被碰到會痛;

積滿齒垢、黃黃的兩排牙齒沒有一顆完整的,

因氣切無法開口說話,雙手被綁住,

全身唯一可以動的是一雙骨碌碌的眼睛,

一串佛珠在他瘦削的手中不停的揣動。

 

一進門,小W就一直盯著我手上的紅色蜜蠟佛珠,

充滿好奇也夾雜著羨慕的眼神,由此我開啟和他溝通的話題。

我們玩起猜謎遊戲,我說話,小W以點頭或搖頭表示對或不對。

原來他生病以來,陸陸續續聽了一些佛教錄音帶,

一心嚮往著能早日皈依,可惜因緣一直未能具足。

W讓我想起「時間簡史」的作者

--- 美國天文科學家史蒂芬霍金

同樣罹患所謂的「運動神經元病變」,

身體日益萎縮,只剩手指能動,頭腦依然聰穎,

使用特製電腦,寫出了馳名世界的「時間簡史」,

之後更陸續發表多篇天文學論文。

我一邊為小W按摩,教導他放鬆技巧,一邊講著金的故事,

讓他知道世界上並不是只有他在受這種病苦,

而且只要他願意,他也可以有所成就。

 

幾年來間斷住院,不住院就在家療養,身體情況越來越壞,

W自己也了解這病到最後是肌肉與骨頭萎縮,

壓迫到心臟不能呼吸為止;

再做所謂的治療,只是苦了爸媽及白天照顧他的外公,

生命的延續對他也沒有任何意義,

再次住院只好藉著拒絕治療表明想要早日解脫的想法,

唯一的心願是幫他找到師父為他皈依。

 

每星期我去看小W一次,有時為他擦擦臉和手,

借來指甲刀把又黑又長的指甲剪平,又為他扒掉耳垢,

取來杯子及牙刷讓他刷牙嗽口;

大部份時候只是陪伴著他,為他講佛法心要,

希望小W 能盡快認識真正的佛法,

一遍遍的引導他思惟,

重新認取真正的生命處既不在身體也不在思考意識處;

教他念佛法門,應他的要求帶來幾卷佛號錄音帶,

用外公幫他帶來的錄音機每天放在耳朵旁聽….

 

W不再拔管子、也很聽話配合治療,雙手恢復自由。

很可惜的是,我雖然為小W開了訪視記錄,

一度也曾有志工去看過他,卻因為他奇怪的模樣及不能說話,

只有「遠遠望著他,束手無策」,

因此期待我每週一次的探視成了他住院期間最興奮的事。

 

九月中旬我南下打佛七,回來再去看他時,

醫生正在想盡辦法為他插胃管,

孩子氣的小W在這段時間又鬧情緒了。

 

彎曲的脖子使插管加倍困難,

雖努力配合,依然徒勞無功。

我握著W的手,為他加油打氣。

這次插管的痛苦經驗也讓小W 學到教訓不再任性亂拔管子。

 

W的情況一直保持穩定,

讓我錯以為他至少還可以再撐好幾個月,

找皈依師父的事也就進行得斷斷續續,

令人氣餒的是所得到的答覆都是得依道場的規定行事,

師父不得擅自外出為人皈依…..

W幾次問我,令我覺得汗顏,如此簡單的事竟然無法通融………

最後只好寫信向遠在南部的皈依上師求援,請他慈悲方便,

以書信皈依方式在佛前為小W求授三皈依。

 

最後一次探視小W時,我把這件事告訴了他,

他高興的笑了,笑的好開心…..

當天因為要協助做急診病患滿意度調查,我不能停留太久,

W緊緊拉著我的手不肯讓我走,孩子氣的要我多陪他一會,

30分鐘?20分鐘?10分鐘?的討價還價,

是小W知道他即將要走了嗎?

一直到答應下次一定多陪他才萬分不情願的放開我的手、

依依不捨的眼神望著我走向病房門口…..

哦!小W,我怎麼知道你竟然走的這麼快,快到令我措手不及,

是因為你皈依的心願已了?

或是皈依的功德幫你提早結束了此生應受的苦難?

 

因為電話連絡不上小W的家人,

只好把皈依證書掛號寄給他的媽媽,

並囑咐務必在他靈前為他宣讀以了小W這一生的心願。

 

初初學佛時,天真的也摹仿古代高僧大德發大願,

「願代眾生受一切苦」;

有時低頭看著小W,想起不管輕輕撫摸他的手臂,或擦拭臉頰,

他都皺眉頭喊痛;

不止一次我握著W的手,告訴他,

如果可以,我願代他受這些折磨;

而事實是無論我做甚麼,幾乎無法幫助他稍稍減輕一點他所受的苦,

這時才真正體會到自己是何等的渺小,

眾生何其多,所受的苦不止千百種,

不必說累劫,不說一年、一月、一日,

 

即使一刻鐘的苦我都無法忍受,

那裡談得上幫助他?

 

W走了,我只能希望像師父所說的,他已經解脫,

在師父為他在佛前求授三皈依時,

已得到佛菩薩的應允協助,結束了今生的苦難。

 

咖啡店風情

 

舊作新PO,寫於約莫15年前)  

 

    Allis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