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0130623103443_0   

 

 

去看小洋蔥媽媽」-讀來笑中帶淚的一本漫畫書。

 

說“笑中帶淚 ”因為那是發生在別人身上的事。

如果自己的父母失智,身為照顧者的我們,

無論如何是笑不出來的。

 

63歲的禿頭漫畫家岡野雄一親筆描繪罹患失智症的母親

那些笑中帶淚的日常。

據說岡野先生長的就跟漫畫裡的一模一樣。

 

不管寂寞怨懟,不管好的壞的,媽媽都慢慢忘記,

慢慢的變得一身輕,遺忘並非全是壞事。

岡野先生這樣寫。

 

小洋蔥媽媽從童年就過的很辛苦,結婚後老公愛喝酒,

常把剛領到的薪水拿去喝酒甚至喝醉了打老婆

也曾經因喝醉酒把剛領到的薪水灑落到港口水中。

大女兒廣子在長崎原爆時死在背上

第二個男孩出生沒幾天就死了。

 

老公死後小洋蔥媽媽卻罹患失智。

 

先走一步的老公也開始來探望她……

失智的症狀越來越嚴重

小洋蔥媽媽在一次中風後倒下

 

岡野先生把媽媽送到養護中心

 

「活著的痛苦」,

詩人 伊藤比呂美 也很喜歡岡野小洋蔥的這本漫畫,

寫了一篇文章,標題就叫

活著的痛苦

 

詩人和小洋蔥先生在一次偶然的場合碰面了,

小洋蔥先生說:

「我把母親送去養護中心以後,

就不再說是我在照顧母親了。」,

 

詩人回答他:「那也是另一種照顧。」,

這句簡短的話給了小洋蔥先生無比的力量。

 

在小洋蔥心裡想必充滿著無法親自照顧母親的愧疚。

雖然沒有明顯寫出來,相信每位讀者也和詩人一樣,

感受到藏在字裡行間屬於岡野先生錐心刺骨的痛。

 

依我個人的看法,幸好他把媽媽送進養護中心,

岡野先生才能每周二至三次到養護中心探視媽媽時,

能保有僅存的幽默感和母子深情,

 

而交給養護中心也才能讓媽媽獲得從容妥善的照顧。

這裡就牽涉到3個基本要件:

 

養護機構的照顧品質和政府的老人照顧福利政策,

還有親人經常的探視和陪伴。

 

六月初(2012)在飛往哥本哈根的飛機上,

我終於得償心願觀賞到電影「愛。慕」(台中沒放映)。

女主角從一開始的輕微中風到之後又再度中風,

 

堅持「不想住進冷冰冰的醫院或養護機構」,

 

獨生女兒婚姻剛好出了問題,自顧且不暇,

累人的照顧工作就落在同樣已經年邁,

幸好也退休了的老公身上。

 

當看到最後的結局-老公悶死太太然後自殺,

 

我們很難問說:

 

如果失去生活自理能力的太太願意住進安養機構,

肯接受別人的照顧,

是不是可以避免這樣的悲劇?

 

選擇自己照顧的照顧者,不管是子女或是配偶

或是兄弟姊妹,

日復一日的照顧工作除了身體上的勞累,

最痛苦的恐怕是:

 

眼睜睜的看著自己最親愛的父母或配偶的健康和心智-

像被打開卻無法關上的水龍頭一點一點的流失;

"身體驅殼"離你如此之近,

"心智"卻遠到宛如迷走在另一個世界裡,

一個你永遠無法企及的世界。

 

失智後的小洋蔥媽媽就經常活在過去的回憶裡

被美化的回憶

所說所做都讓人啼笑皆非

(所以漫畫才會好笑),

 

問題是連回憶也一點一點的逐漸消失

「就像陰天裡穿破雲層的陽光一般,

老媽的意識有時候也會恢復清晰。」

「…」

「不過,陽光很快就消失了。」

「…」

如此照顧工作將變得煩人也漸漸失去耐性,

本是"有情"

(不放心交給他人或是養護機構,選擇自己照顧)

"無情"

(主觀->錯誤期待->失望、怒罵、生氣)。

 

去看小洋蔥媽媽除了逗趣可愛的筆觸

也有很多母子間感人的互動描述

如詩人在文末所說

小洋蔥先生不僅僅是個有趣的漫畫書作者而已

而是在照顧雙親的戰場上的戰友。

每個人都有自己老去的方式、生活的方式以及

死亡的方式;

當然,也有自己照顧別人的方式

 

感恩小洋蔥先生分享了他的經驗

讓我們了解在面對和照顧失智親人時還是可以

有所選擇

(本篇文章2013曾在臉書發表)

 

「去看小洋蔥媽媽」因為大受歡迎而拍成了電影,

原定去年12月上映延遲至今,

我不知道這部經過漫長等待終於來台上映的電影

是否好看,

(因為是真人演出)

 

(漫畫保證非常逗趣好看喔!)

台中的上映戲院又只有復興路的新時代威秀,

Allison刻正整修房子無法走遠,

只能等待萬代福的上映或租DVD了?!

 

 

 

 

    Allis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