睽違7年,這部電影重新在台上映,

是一部拍得極其優美卻又讓人深深哀傷的電影,

推薦大家有空去看看。20200829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八月三十一我在奧斯陸劇照   

 

看完電影最後一幕,感覺像被打了一記悶棍,

而且是狠狠的砍進心窩。

安德斯趁著派對裡大家玩得正High時偷了來賓的錢,

去買毒品。

回到空曠無人的家,

在手臂打進大量的毒品,結束了這一天。

 

安德斯沒再見到第二天的陽光。

他選擇離去,孤單一人離去。

 

 八月三十一我在奧斯陸劇照    

 

我在猜,如果承諾要參加派對的好朋友有出現,

也許安德斯不會選擇這一條路。

 

我在猜,

如果他的姊姊沒有逃避跟他碰面,

也許他不會那麼孤單,不會感覺那樣絕望

彷彿全世界都拋棄了他。

 

 

八月三十一我在奧斯陸劇照  

 

甚至,

如果他那已分手遠在好萊塢的女朋友,

肯接他的電話,

一通,一通就好,

可以讓他感受到一絲希望一些溫情,

也許,

結局就會改變。

 

八月三十一我在奧斯陸劇照  

 即將戒毒期滿的安德斯獲得面試機會,

這一天奧斯陸陽光普照,

他試圖和自己的過去重新搭上線。

拜訪老友、參加派對、認識陌生人,

也嘗試與前女友連絡,    

 

但是,對於馬上要面對的未來他感到徬徨感到害怕,

缺乏信心,

這個社會會再度接納他嗎?

 

那天早上,茫然,感覺不到光明的他穿過樹林,

在全身衣服的口袋裝滿石頭,

又抱了個大石頭走入溪水中,

潛到水底。

 

卻沒有成功結束生命。

 

八月三十一我在奧斯陸劇照

 

導演對安德斯到奧斯陸面試這一天的24小時做了側錄。

故事手法很像「尤利西斯」,

以安德斯為軸線,

 

八月三十一我在奧斯陸劇照

 

把他這一天穿梭在奧斯陸市區,

停留、所發生的事、所遇到的、聽到的鋪陳為故事,

不帶批判的陳述出來。

 

八月三十一我在奧斯陸劇照

 

  朋友眼中的他是個才華更甚於己的人,

應徵的出版社工作也能讓他發揮所長。

但是過去吸毒所造成的傷害,

讓他變得敏感脆弱、缺乏自信。 

主管一點點的遲疑,

看在敏感的安德斯眼裡不由得惱羞成怒,

 

搞碴了工作機會。

 

八月三十一我在奧斯陸劇照

 

相對於父母的信任包容,

同性戀的姊姊逃避見面給安德斯不受接納的誤解。

 

八月三十一我在奧斯陸劇照   

 

因為曾經參與戒毒者的輔導關懷(志願服務工作),

目前也陸續在接受訓練。

這部電影讓我想起過去輔導吸毒者的挫敗經驗。

在監時為了盡早出獄都會

信誓旦旦的表示出去不會再吸食毒品了,

只是非常高的回鍋率讓大部分輔導者都有很大的感慨。

即使如此,

我們也總是鍥而不捨、再接再厲的努力,

想著100條撈回10條也就不錯了。

 

回到吸毒者是否成功遠離毒品的話題,

我也認可「家人是最重要的支持者」這樣的說法。

 

 

出獄或戒毒出來,

除了遠離原來那票朋友之外,

家人的協助、關心、陪伴、循循善誘的帶領,

幾乎是讓戒毒者成功邁向新的人生的唯一方法。

 

可是,實情是我們的社會傾向於放棄,

包括可能已經努力過,甚至深受其害的家人、

要從何生起再度相信吸毒者的信心呢?

 

當然,

個性和生命態度會決定一個人面對未來的處理方法,

我們才會看到大部分吸毒者

有的開朗樂觀勇敢面對未來、

有的迷糊、

有的抱著僥倖的心裡繼續過著吸毒的生活。

 

 

根據一九三一年的法國小說〈鬼火〉改編,

路易馬盧亦曾備受感動,並於一九六三年改編為同名電影。

幽默與哀傷交雜,奧斯陸八月底的陽光溫柔灑落,

卻教人對這矛盾又孤寂的身影感到萬分同情。

「即使最悲傷的時刻仍有它的美,

生活就是如此的複雜難解。」

片中對人物的悲憫、詩意的觀察與生命的哲學辯證,

都讓本片具備了經典電影的質地。

 

 

導演尤沃金提爾,1974年生於挪威電影世家,

五歲開始用8厘米攝影機拍片。

首部長片《愛重奏》即獲得卡羅維瓦利影展最佳導演獎,

也贏得挪威奧斯卡最佳影片、

導演和劇本獎,

更被綜藝報選為日舞影展十大矚目導演之一。

《八月三十一日,我在奧斯陸》為第二部電影作品。

 

2013法國奧斯卡凱薩獎最佳外國電影入圍

坎城影展一種注目單元入選

斯德哥爾摩影展最佳影片/最佳攝影

挪威奧斯卡最佳導演/最佳剪輯

台北金馬影展正式觀摩

    Allis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